这是一场婚礼,不知道什么原因最后居然弄成了大狂欢, 宾客纷纷向新郎敬酒夸赞他找了一位漂亮的新娘子 新郎也很高兴酒到杯干。 与此同时,酒店的洗手间就发生着让人震惊的一幕。 「别,我喊人。 。 。 求你了」「你喊啊,骚货」老何喝的不少, 但是由于明天还有工作就保持一直没喝醉。 为了躲避那群喝疯了得同事,只好借尿遁逃离现场, 正当他准备进洗手间嘘嘘的时候听到了上面的声音。 「擦,这是什么情况,玩刺激玩到这里来了。 」老何偷偷的将洗手间门打开一条缝隙, 确发现看不到什么声音是从洗手间里的一个隔间传出来的。 如果是平时,老何一定转身走人,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 总感觉热血沸腾非想看看这场活春宫不可。 轻手轻脚的走进洗手间,回身把门关上, 听着声音。 「啊!别这样,恩。 。 。 恩。 」随着这有些甜得腻人的女声,隔间里传来轻微的啪啪声。 老何找到声音的源头后赶紧进到旁边的隔间, 踩着马桶将目光投向隔壁。 看到第一眼老何就傻了。 这场婚礼的新娘穿着白色婚纱坐在马桶上, 婚纱都推到上身下身几乎赤裸着。 一个看不清面目的男人正高举着新娘的双腿一前一后的耸动着。 每当男人向前一顶,都会发出「啪」「啪」的声音, 新娘也随着男人的动作嗯嗯啊啊的叫个不停。 老何震惊后剩下的全是刺激,还有欲望。 婚礼的现场,新郎还在陪着宾客,而新娘却在洗手间里被人肏着, 亲眼见到到这一切的老何感觉到自己的小弟弟已经硬了。 男人高举着新娘的双腿,两人交合的地方让老何一览无馀, 甚至新娘白嫩的小穴上的粘液都看的清清楚楚。 男人的阳具在新娘的小穴中进进出出,阳具上还带着白色的泡沫。 男人越来越用力,新娘的娇躯被冲撞的不停的摇晃着, 叫喊声也越来越大。 「求。 。 。 恩。 。 。 求你。 。 。 轻一点」男人听到新娘的呻吟声,像打了鸡血一样, 勐的向前一顶。 「啊~!」,新娘居然被顶得双眼翻白洗手间里啪啪的声音越来越大, 整个洗手间似乎都能闻到一股特殊的味道。 男人似乎根本不打算换体位两人就保持着这个动作做了5分粥左右。 男人突然开始急速的抽动,唿吸也越来越沉重。 本来近似享受的新娘像受了什么惊吓一样喊道「: 别, 只有这个不行求。 。 。 。 啊」强烈的刺激让新娘根本说不出话来, 张开嘴就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双眼也有向上翻白的迹象。 男人似乎也忍不住了,勐的将新娘的双腿压到她的胸前, 下身更是急速的抽动「啪啪啪」几乎连成一片, 新娘的原本半推拒的双手死死抱住男人的身体。 两人终于慢慢的平静下来,男人松开新娘的身体, 抽出阳具在抽出来的时候居然发出了「啵」的声音。 男人随手扯了两张卫生纸擦了擦身体,提上裤子转身出去了。 而新娘依然在抽搐着。 新娘闭着眼睛坐在马桶上,她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力气。 两腿之间慢慢的滴出白色的液体,她的身体依旧时不时的抽搐着, 抖动着。 过了好一会隔壁传来新娘的啜泣声,还有撕纸的声音。 本来准备撤离老何,在听到了新娘哭声后, 突然打消了离开的念头。 走出隔间,锁上了洗手间的大门,当站到新娘所在隔间门口的时候老何感觉到自己在兴奋的发抖。 一脚踹开隔间门,正好看到坐在马桶上的新娘, 此时新娘正在用卫生纸擦着上个男人留下的精液。 看到老何的一瞬间,新娘居然没有喊叫, 似乎被刚才的男人操蒙了还没换过神来。 从新娘分开的双腿之间,依稀可以看到红肿的小穴, 还有没有被擦干净的白色液体就是不知道是刚才那男人的精液还是新娘自己的蜜汁。 老何两步走到新娘身边,一伸手抓起新娘的双腿抗在肩膀上, 新娘的小穴就完全暴露在老何的面前直到这个时候新娘似乎才反应过来, 双手推拒着老何只是她得力气本来就不如老何, 更何况经过刚才的一场激战她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要,求你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新娘眼中流出了泪水。 只不过老何这个时候已经欲火焚身了,那还会有放过她得心思听她的话, 看到新娘脸上的泪水更让老何的欲望上升。 老何也不答话,伸手在新娘下体摸了一把, 还是湿的老何也不顾不得刚才男人射进去的事了, 伸出一个手指在小新娘小穴缝隙中滑动时不时的碰一下那因为刚才激烈交合而突起的阴蒂, 每当这个时候新娘的身体就会被刺激的一颤, 上次交合的时间刚过去没多久她得身体还处于敏感时期, 根本经不起挑逗。 没几下新娘的小穴又湿润了,老何迫不及待的脱掉裤子, 露出了早就坚挺无比的阳径。 老何的阳径更像是西方人的类型,长,而且大, 比刚才的那个人男人真正大了两圈。 新娘看到老何的阳径受到惊吓一般想抽回双腿, 老何仿佛早有准备一样手握着阳具,趁机身体前倾。 「扑哧」一声,阳具整整进去半截,新娘的身体勐的向后依靠, 张开嘴确发不出一点声音。 阳具进入到新娘的体内的瞬间,爽得老何打了个激灵, 紧太紧了。 老何这时已经被欲望冲昏了头脑,那还顾得上新娘。 努力将阳具继续深入。 新娘好像刚被开发没多久,里面异常的紧凑, 费了好大的力气也没把阳具全部送进去。 老何只好放弃,这个时候新娘早已经昏过去了, 刚刚被开发没几次的新娘完全经受不住老何的摧残。 老何缓缓的抽回阳具,感受着新娘体内的柔软, 好像有无数小手在给他得阳具按摩一样。 老何不是没上过女人,但这个女人是他上过得女人中最好的一个。 老何轻缓的抽插着,虽然始终没能把阳具全部放入, 但是已经让老何感觉很爽了。 新娘的甬道内虽然老何的抽插淫水越来越多, 老何的动作也越来越顺畅正在这个时候新娘苏醒了过来, 刚刚苏醒的新娘就感觉到下体有着强烈的充实感和快感一波波的向她袭来 下意识的呻吟起来。 听着新娘动人的声音,感受着她甬道内的蠕动, 老何越来越兴奋勉强控制着自己别太激烈, 他想让自己多享受一会。 过了一会新娘渐渐完全清醒了过来,但是呻吟的声音确没有停止, 她完全控制不了自己每当老何向前一顶, 她的身体就会下意识的向后仰臀部下意识的抬起, 配合着老何的动作。 「求求你。 。 。 。 。 。 恩。 。 。 快一点好吗。 。 。 啊,外面还。 。 。 。 。” 新娘努力了半天都说不完完整的一句话。 这时候老何也清醒了些,这才想起,这是婚礼的现场, 外面随时可能有人找这个在自己胯下不断呻吟的新娘。 这个时候的新娘的小穴已经全是水渍,甚至会有淫水从两人的交合出滴落到地上, 老何俯下身去亲吻新娘性感的小嘴随着老何的动作, 新娘有些承受不住老何的深入身体向后仰了一下, 但最终还是闭上眼睛接受了老何的亲吻。 老何的舌头在新娘的嘴里肆意的搅动的, 在新娘也动情的时候勐的一挺身,硕大的阳具借着新娘蜜水的润滑完全打入新娘的体内。 新娘杏眼圆睁,嘴被老何亲吻着,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身体也被完全的顶在墙面上将她最后的退路截断。 由于知道时间紧迫,老何放弃了刚才的温柔, 吻着新娘的嘴开始大力的抽插,阳具每一次抽出的时候都只留一个头在里面, 每一次顶进都是整根没入。 新娘只能「呜。 。 。 呜。 。 呜」的哀鸣着,身体随着老何的抽插颤动着。 随着老何的大力抽插,两人交合处的水越来越多, 没次插入的时候新娘的淫水都会飞出几滴溅在地面和四周的木板上。 整个洗手间回荡着「啪啪」的声音,比刚才那个男人还要激烈, 声响还要大。 这时候的新娘已经不能思考了,整个人的思维都被身体传来的快感淹没了, 一波波的快感是她从来没有感受的过的强烈的快感已经将她完全的俘虏了, 整个人只能随着老何的身体起伏双手死死的搂抱住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体。 新娘的嘴终于被老何放开,可这个时候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只能无意识的随着随着老何勐力的抽插和体内的快感呻吟着叫喊着 声音甚至传到了洗手间的走廊上她已经完全顾不得会不会被其他人发现了, 她已经没有思考的能力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新娘的声音已经沙哑了, 但是快感还是一波波的传来。 老何停了一下,俯身抱住新娘,将整个身体怕在新娘身上, 吻着新娘的脖子下身再次抽动起来。 这次老何用了自己所有的力气,恨不得将新娘插碎, 每一次的冲击都撞击的马桶发出「碰。 。 碰。 。 」的声音,交合声音再次连成一片,双手死死的抱住新娘。 「呃。 。 。 呃。 。 。 呃」,新娘被刺激的连呻吟声都发不出来了, 双眼翻白嘴里发出「呃。 。 。 呃」的声音的同时嘴里无意识的流出一丝丝口水。 老何终于有要射得感觉,加快抽插速度的同时, 在新娘的耳旁喃喃的道: 「我要操死你 我要操死你射到你BB里,让你怀老子的孩子。 。 。 」新娘已经听不清老何的声音了,也忘记祈求老何别射在她得体内, 太过强烈的快感让她除了身体的起伏其他什么都做不到了。 终于老何一声低吼,不再动了,阳具完全没入新娘的小穴里, 一股股精液全部注入到新娘身体里足足射了一分钟才完。 老何趴在新娘的身上大口的喘着粗气,第一次干得这么爽。 他感觉刚才要再多射一会,自己就要直接挂掉了。 怀里的新娘也在不断的颤动着,老何轻轻的拍了拍, 算是安抚了下。 恢复了一会的老何从新娘的身上爬起,这时候的新娘已经完全看出不出是新婚的女子了。 赤裸的下身一片狼藉,蜜穴不断的抖动,周围全是泡沫似的水渍, 阴道里流出的精液滴落在地上几乎连成一条细缐。 半躺在马桶上的新娘身体一抽一抽的颤动着, 双眼翻白嘴角流着口水,若不看下身的状况恐怕都以为是犯了什么病。 将自己的工具擦了擦,老何提上裤子,再看新娘时, 依然觉得她是那么美刚刚射完的阳具居然又有了感觉。 不过现在不是时候,老何从兜里掏出手机给正在高潮馀韵中还没恢复的新娘照了几十张各种角度的照片, 以留作自己欣赏。 「或许,以后还会有机会」老何贼贼的看了手机里的相片, 转身走出了洗手间。 至于新娘,还是她自己处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