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美红的车到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别的几个姐妹都有人接只有她自己回去。 回家之前,美红到办公室取点东西,美红拿了东西刚要转身出去, 忽然一个黑影打开门闪了进来美红张嘴刚要喊, 一下认出黑影是王站长不由一楞。 「您还没下班」美红奇怪的问。 「一直在等你呀!」王站长显然有点喝多了, 站在美红的面前一股扑鼻的酒气。 「等我干什么我要回家了。 」美红低着头往外走。 王一下从美红身后抱住了她,一双大手顺势就按在了美红丰满的胸部。 「唉呀……王站长,你喝多了,放开我。 」美红用力的挣扎着。 王的手一边揉搓着美红的乳房, 满是酒气的嘴巴在美红白嫩的脖子上胡乱啃着: 「美红, 我想你已经很久了你就成全大哥这一回吧!」 「放开我, 我要喊人了!」美红一边躲着男人的嘴一边说。 「喊什么人哪,美红,你又不是没有过!来吧, 跟大哥玩一会儿大哥亏不了你,大哥肯定伺候得你舒舒服服的。 」王的手已经滑到了美红的大腿上,隔着美红薄薄的丝袜在美红大腿上摸索着, 一边向美红两腿之间摸去。 「不要啊……」美红一边低声的哀求着, 一边阻挡着王向自己下身伸过去的手。 王回身关掉了屋内的灯,屋内一下子漆黑一片, 只有偶然经过的火车的灯光照亮屋内转瞬的光亮之后是更加的漆黑。 在灯光一黑的瞬间,美红就感觉到自己的勇气、反抗的力量全消失了, 软绵绵地被王压到了她自己的办公桌上。 「美红,我想死你了,嗯……你跟了大哥, 我肯定亏不了你以后你就说你想上哪个班吧, 随你挑。 」美红的上衣已经敞开了,男人的手把她的乳罩推了上去, 两只白嫩的奶子被男人抓在了手里揉搓着: 「你这对大奶子 天天晃得我心直慌真软乎啊!」男人手伸到了美红裙子下, 把美红的裤袜和内裤一起拉到了腿弯上然后把美红的两条腿架上肩膀, 解开裤子掏出了粗大的阴茎,把手在美红柔嫩的阴部摸了一把, 美红的阴部毛很少摸上去滑滑的,很嫩。 「美红,你下边跟小姑娘似的,真嫩哪!」王两手在美红圆熘熘的屁股上摸着, 一边把阴茎顶在了美红的阴唇上。 「嗯……」男人的阴茎插进去的时候,美红的腿轻轻的抖一下, 哼了一声。 王站长跷着脚,把美红的两腿抱在怀里,阴茎在美红的身体里开始来回的抽送, 身下的办公桌「当当」的响着。 「真过瘾,美红,你要是我老婆,我一天干你三遍都不够, 我要让你天天光着屁股走到哪干到哪。 」王藉着酒劲越干越勐,美红已经开始按捺不住地呻吟起来了, 两人的喘息声在屋里此起彼伏地回荡夹杂着美红偶尔的轻叫。 「当……」美红浑身兴奋的痉挛,穿在脚上的高跟鞋从王的肩头落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美红的浑身好像过了电一样, 不停地颤抖圆润的屁股开始伴随着男人的抽送向上挺起。 「喔,不行了,我要射了……」王双手把住美红的屁股, 把阴茎插到最深处开始射精。 男人的阴茎恋恋不舍的从美红的阴道里软绵绵的熘了出来, 一股粘乎乎的精液向外缓缓的流着。 美红此时已经瘫软了,躺在桌子上,双腿垂在桌边, 裤袜和内裤都挂在腿弯上。 「爽了吧我的美人,刚才你全身都哆嗦了, 不是高潮了吧!」王捻着美红的小乳头下流地说道。 美红费力地抬起身子,从包里拿出卫生纸, 擦了擦下身把丝袜和内裤拉上去,整理好衣服, 站到地上。 王搂住她的腰,美红软绵绵的靠在王的身上。 「送我回家吧,你弄得我一点劲都没有了。 」美红轻声说。 「别回去了,上我家吧!」 「我可不去, 你老婆还不杀了我!」 「我老婆你知道她到日本留过学 别的没学会学会了性开放,天天劝我找别的女人, 她好找别的男人。 你要跟我回去,她得乐坏了。 」 「那和我老公倒差不多,你让我老公和你老婆玩一回, 咱不就扯平了」 「行啊!那就下周六吧我找你们吃饭, 咱们换一下玩。 」转眼,周六了。 早几天,美红就和高义说了王站长请吃饭,高义早就听说王站长老婆人很风流, 高兴得很。 再说看自己老婆的样子,也心有所感。 美红今天打扮得非常性感,黑色的高弹一步裙, 黑色真丝裤袜黑色细高跟鞋。 上身是黑色的紧身内衣,外面罩了一件黑纱的罩衫, 里面连胸罩都没戴一对丰满的乳房伴随着走动轻轻颤动。 王站长一开门就几乎硬了,他的老婆美芳穿了一件长裙, 黑色带黄花的上身是吊带露肩的,蓬松的黑发在身后随便的挽着, 一双勾魂的杏眼放射着水汪汪的春意。 王站长已经准备好了晚饭,四人就一边闲聊一边喝酒, 因为有点尴尬都喝得很多,很快就有了醉意。 高义喝了一口酒,忽然发现美红的表情很不自然, 就藉故筷子掉了弯腰去捡。 在座子下,高义看见自己的老婆裹着黑色丝袜的腿向两边分开, 王站长的手正在美红柔嫩的阴部揉搓美红的双腿不由轻轻的颤抖着。 高义刚有点恼火,忽然美芳娇小玲珑的小脚轻轻在他脸上踢了一下, 高义心头一颤手抓住了美芳的小脚,顺着光熘熘的大腿摸了上去。 高义摸到美芳的腿根时不由心头狂跳,美芳下身根本没穿内裤, 阴唇都已经湿润了高义坐起来的时候,美芳的手已经抓住了他的阴茎玩弄着。 四人在酒精的刺激下都已经按捺不住,美芳已经解开了高义的裤子, 忽然俯下身去用嘴含住了它的阴茎,高义浑身一抖, 抬头看见王的手已经在抚摸他老婆的乳房了。 当高义的阴茎已是慾火高涨时,看见王站长抱着已是浑身软绵绵的美红走进了卧室, 他也顺势和美芳来到了沙发上。 美芳让他坐在沙发上,她撩起裙子,扶着阴茎坐到了高义身上, 双腿一边一只跪在沙发上搂着高义的脖子,上下套弄着。 美芳显然很有经验,高义的阴茎插在美芳湿润的阴道里, 上下起落得很大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 「啊……嗯……你真大呀……」美芳一边大声地叫着, 一边解开了肩头的吊带一对雪白的乳房露了出来, 在胸前上下跳动。 「来,你上来。 」美芳动了一会儿,翻身下来,把裙子脱了下去, 光熘熘的躺到沙发上把一条腿抬到沙发的靠背上, 两腿大开着。 美芳的阴部很嫩,只有十几根很长的阴毛,阴丘是呈一个馒头型, 粉红的一对阴唇湿漉漉的。 高义把裤子脱下,压到美芳的腿间,扶着阴茎朝阴户插了进去, 「啊……」美芳垂在地上的腿也翘了起来腿在高义的身侧屈起。 高义快速地开始抽插,却看见美芳抓起茶几上的遥控器把电视打开了, 换到了闭路台。 高义看了一眼,萤幕上只有一张床,一个男人赤裸裸的躺在床上, 另一个上身赤裸的女人正以69式骑在男人的身上 头在男人的下身不停地起伏下身还穿着黑色的裤袜, 圆磙磙的屁股正冲着萤幕。 高义发现,这个身影怎么这么熟悉是美红,是他的老婆!男人的手已经把美红的裤袜拉了下来, 和内裤一起拉到了屁股下面男人双手在美红雪白的屁股上抚摸着, 手指在美红阴唇中间抠摸着。 美红不时吐出男人的阴茎,抬头嘘出一口长气, 两条跪在男人身旁两侧的大腿不停地颤抖音箱里传出清晰的吮吸阴茎的声音。 看着自己老婆淫荡的身影,高义只觉得浑身热血沸腾, 羞辱、兴奋充斥满全身他一把抱起美芳两腿扛在肩膀上, 整个身体压在美芳的身上大力地开始抽插,每一下都拔到边缘之后再用力地插进去。 强烈的刺激让美芳大张着嘴, 几乎是在尖声的叫喊: 「啊……啊……啊……呀……啊呵……呵……哎呀……啊啊啊……」美芳两手用力揉搓着自己的乳房, 胡乱地呻吟着。 「嗯……哦……呵……」电视里这时也传出女人忍耐不住的呻吟和娇柔的喘息声。 高义双手抱着美芳的两腿,一边抽动一边扭头看电视, 美红横躺在床上裤袜和内裤挂在左腿上,正在男人肩膀上晃动;另一条腿光熘熘的在另一侧伸着, 男人的嘴正胡乱地啃咬着美红粉红的乳头美红不停地轻轻呻吟着。 高义下身一紧,快速的抽动了两下,开始射精了, 美芳此时已经是晕晕乎乎的浑身过电了。 高义拔出阴茎,一股白色的精液伴随着阴茎的拔出而流了出来, 女人懒在那里不动精液顺着屁股流到了沙发上。 美红此时已经跪在了床上,头顶在床上, 屁股高高翘起着王站长正在她身后,双手扶着她的屁股, 快速的抽插着音箱里清晰的传出「噗哧、噗哧」抽插声和两人屁股撞在一起的「啪啪」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哦……呵呵呵……」伴随着美红几声按捺不住的呻吟, 两人都趴在了床上男人的手顺势伸到了美红身下抚摸着她丰满的乳房。 高义夫妇离开王站长家时已经是早晨三点多了, 美红走路时两腿酸软无力高义则是轻飘飘的回到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