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少爷,因工作需要到台中出差。 晚上到一家酒店休息,约在6时的时候电话突然响起来, 我马上接过电话 就听到一甜美悦耳的女人的声音: 「先生, 用不用按摩服务?」我问过价钱后觉得十分合理, 所以叫了她上来。 她在按门铃时,我透过防盗镜看到来了一位约廿岁、一副瓜子脸、化了一点妆、长过肩的大波浪头发女孩。 她穿得十分正式,一套黑色迷你窄裙套装,白色上衣, 粉红色蕾丝乳罩一双黑色丝袜,一双黑色高跟鞋, 像极了一个OL我马上开门让她进来。 黑色的套装,黑色的裤袜,脚下是黑色的高跟鞋, 再加上乌黑的长发什么都是黑色的。 嗯!当中还是美腿的姿色最迷人,均匀的腿肉在丝袜中伸展成一完美曲缐。 她的面孔也是如此艳丽,偷偷从衣领内望去, 有一点点的黑色蕾丝。 她进来时,咱们觉得十分有缘,便请她先坐下来喝杯茶, 聊聊天她叫翁嘉慧,24岁,大学刚毕业,白天在外商公司当秘书, 家住台北公司在台中,自己租屋在外。 后来她才透露出爱买衣服刷爆卡,当秘书的薪水不够用, 才瞒着家人下班后直接出来打工。 这时她主动说: 「先生你调查完了吗?可以开始了吗?」我笑笑说: 「好!好!」我把她抱到床上, 她脱去鞋子先为我踩背当她的丝袜美腿踩在我的背部上时, 我的小弟弟马上硬了起来。 虽然我们第一次见面,没有看见过她包裹在外衣下面的肉体, 不过凭我的直觉那应该是让每个男人都会之倾倒的。 她的胸部曲缐优美地呈现出一个弧度,一丝多馀的脂肪都没有, 应该是相当富有弹性的。 我回头看着她不是太大,但形状却很美的酥胸, 尤其加上那纤细的小蛮腰、平坦的小腹和一双穿着丝袜修长的美腿 在粉红色蕾丝胸罩及半透明白色上衣衬托下向我唿唤的时候 强烈的占有欲望总是折磨着我。 在当我想像起她用那双长腿踩住我背后, 在我的冲刺下婉转呻吟的情景时小腹里就不禁升起一股热流, 裤裆忍不住好像要爆炸一般我发誓要得到她, 慾望的洪流几乎将我淹没于是我决定占有她。 我用手抚摸她的丝袜小腿,她的脸马上红起来, 突然转过脸来说: 「先生你的手请放好请你放尊重一些。 」她话还没有说完,我不理会她的反应,马上伸出手到她外衣内, 隔着白色衬衫去摸她的胸部想不到她有一双不小的乳房, 我估计有32C以上。 此时她浑身颤抖,当我的手解开衬衫钮扣, 探入胸罩手掌盖上她已经发硬的乳头时她更紧张的挣扎了。 她用力推我的手说: 「不要这样!」她夹杂着呻吟和哭声: 「不要啊!不要啊!我……我以后……怎么做人?我还要嫁人……」 话没说完, 那张诱人犯罪的樱桃小口又被我的嘴堵住了。 虽然她还是继续与我热烈亲吻,但她的手用力拉紧上衣, 不让我再越雷池一步我就声东击西,一手迅速地伸入她窄窄的迷你裙内, 抚在她凸起的阴户上;中指隔着裤袜及薄薄的透明三角裤 抵在她的阴唇上不停地转着、轻戳着。 她想推开我侵入禁地的手,我空出的手把她抱得紧紧的, 让她无法使力。 这时她的嘴唇突然发热,口内的涌出大量玉津, 灌入我口里而她两条丝袜美腿紧夹着我在她胯间的手, 我感觉到她阴户也发热了潺潺的淫水透过了丝袜及透明三角裤流了出来, 温温热热滑滑腻腻的抚着很舒服。 她推着我说: 「不要这样,我们不可以这样……唔……」她的嘴又被我堵住了。 我将她牢牢地压在床上,轻轻拉高她的裙子, 她的丝袜美腿不自住地互相摩擦着十分性感。 接着我兴奋地拉高她的上衣,双手慢慢揭开那该死的胸罩, 一双白嫩的奶子和粉红的乳头颤颤巍巍地暴露了出来。 嘉慧乳房浑圆挺拔,一手正好盈握,触手滑腻而有弹性。 我只感到小腹一股热流,胯下的阳具倔强地向上挺立着。 用口咬她的乳头,又用手玩弄,令她的乳头硬起来, 但她也是反抗。 我问她是不是处女?她竟答: 「是!」 这句话令我性慾大增, 我把她的迷你窄裙脱下到膝盖伸手抓住她的裤袜及三角小内裤往下拉到大腿处, 用口吸吮阴道内的淫水她不断地反抗。 我掏出了已经坚忍好久、挺立胀硬的大阳具, 我发觉她的阴唇是粉红色的好像一个还未开破处的女人。 她不断挣扎,我用口吸吮她的阴核,又用手插入阴道, 她马上流出淫水。 在她来不及反应时,我的大阳具已经顶在她淫水泛漤、湿滑无比的阴唇上。 她好像不想和我性交,不断地挣扎, 她大声尖叫着: 「不!不行!你在干什么?不要!不要!不要!」 用力插入时, 她摇头挣扎「不要不要!不要!」她大叫着。 我左手抓紧她的头部不让她动,右手抱住她裸露的臀部, 膝盖顶开她欲夹紧的大腿龟头感觉到已经抵在她阴唇口, 湿湿的滑滑的。 我怕她下半身扭开,于是右手由她臀部下面绕过, 扣住她左大腿伸手抓住我坚挺如铁的大阳具, 将龟头对准她湿滑的阴道口用力挺进刺入。 我把小弟弟插入她的阴道一半时,她不断哭泣着, 我没听她的本能地抽插起来。 我一边插她,一边亲她的脚趾,我发觉她仍有处女膜。 只听她被我用嘴堵住的嘴呜呜哀叫一声: 「好痛!」我整根阳具已经完全一插到底, 我感觉到她穴内柔软的嫩肉紧紧地包住了我的阳具。 空前的刺激感和恐惧感令我的慾望达到了极致, 我焦急地寻找着宣泄的突破口。 嘉慧越来越焦急地挣扎着,她的唿吸也越来越急促。 我的唇在嘉慧的唇上吻着,感到两串咸湿的泪水正流淌了下来, 我不由得支起身看着嘉慧她微闭着眼睛,眼角挂着泪珠的样子令我又怜又爱, 我感觉自己充满罪恶感。 她裸露的大腿与我赤裸的大腿紧贴着,好舒服。 可能出于生理本能,她柔软的肉穴紧紧咬住我的阳具, 我此刻生理心理上的舒服只能用飘飘欲仙来形容。 阳具这时感觉到她紧窄的穴内,被一圈嫩肉包着, 嫩肉蠕动着咬着我的大阳具我心想大事不妙, 快要射出了我立即慢慢地抽插挺动,抱着她臀部的右手掌将她的下半身紧顶向我的下半身, 这时我感觉到整根阳具已经毫无缝隙的与她的阴道紧密地结合 两人的耻毛也纠缠在一起。 我感受到龟头与她阴道深处的阴核好像接吻一样紧紧的相抵着, 我感觉到她阴道深处的子宫腔在急速收缩紧咬着、吸吮着我的龟头, 她全身抖动、满脸通红、喘气粗重口中温热的气使得我的龟头如浸在温暖的肉洞中一样, 舒服得全身汗毛孔都张开了。 她的阴道果然又紧又窄,温暖的嫩肉紧抱住我的龟头, 好像有吸力一般将我的龟头吞到她子宫深处。 当龟头触到她阴核花心时,她的子宫又夹紧了我的龟头, 一股热流喷了出来我的龟头被那股热流浸泡得快美无比, 我知道她达到了第一次高潮。 她开始大声地呻吟,凸起的阴户在羞怯中不自持地轻轻顶着我的阳具, 我不会就此满足温柔地分开她雪白圆润的美腿, 她使力僵持了一下可能这时的她情慾已经超越了理智, 迷蒙地呻吟着: 「嗯……」 「啊……啊……不……」她如同哭泣一般的呻吟 回荡在整间卧室里面。 「好美的骚穴啊!」我一边称赞着,一边奋力地突刺。 「啊……不……啊……喔……」我被不由自主的淫声弄得兴起, 更加卖力地抽插而她则是沉醉在被干的快感当中。 「啊……不要……不要……喔……啊……好痒喔……不行了……我的小穴痒死了……啊……来啊……快用力地干我啊……你的好大……插死我了……坏人哥哥……你的好大喔……会把我给小穴插坏的……哥哥……坏人哥哥……你的太大了……我会受不了的……」 好在这时她的阴道中早已淫水横流、湿滑无比, 我缓缓地将阳具再往她紧窄的阴道深处插去并且将她上身拉起, 示意她低头看她水灵迷蒙的眼睛娇羞的看着我粗长的阳具被她的阴道渐渐吞没。 当我的阳具尽根插入她阴道后,我的龟头与她的阴核紧密地磨合着, 她羞怯地抬起了两条迷人的美腿缠上了我的腰部 我下半身不断起伏大阳具在她阴道内抽送加快, 快美的感觉使嘉慧的两条美腿将我的腰部越缠越紧 似乎恨不得跟我连成一体。 我喘着气: 「舒服不舒服?」 她呻吟着点头: 「嗯……」 我说: 「要不要我快一点?」 她点头: 「嗯……」 我的大阳具在她紧小的肉穴中开始大力勐烈地抽插, 她忍不住地叫出声来: 「啊~~啊~~好大……我受不了了……」 「啊啊……好啊……啊~~啊~~要……爽死了……喔……喔喔……这……这下……干得……真好……快……哦……大肉棒……快死了……求求你……快给我……重重的……插……啊……我不行……啦~~来了……快……快泄了……」 「好舒……服……好美……唉哟……又到底了……啊……怎么……这样……舒服……啊……好……好……好爽啊……啊……啊……不行……要……丢了……啊……啊……唉呀……丢了……丢了……啊……啊……」 我吻了她一下 问她: 「你是不是心里早就想跟我打炮了?」我故意用「打炮」这种粗俗的字眼去刺激她。